姗姗爱美yaboViP通道网—最优质,最热门的yaboViP通道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ViP通道库 > 武侠 > 傲剑逍遥游续集

傲剑逍遥游续集

傲剑逍遥游续集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7-17 14:43

评语:他曾经是江湖当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但他终究厌倦了这种生活开始肆意快活。

《傲剑逍遥游续集》是廉红文着作的一部武侠类yaboViP通道,主要讲述了主角傲逍遥,黄衫衫之间的故事,白衣似雪,傲剑如霜!剑似闪电,人如流星!漫步人生路,傲剑走天涯!对酒当歌独寻欢,处处留香处处家!天地神佛,冷然傲之!俗世俗礼,不屑一顾!天大地大,没有我心大!

精彩章节

傲逍遥走上前,问道:“老人家,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了?”

那老妇人抬头看见了他们二人,满脸泪水哭着道:“呜呜,呜呜,我的女儿呀,她,她。”

傲逍遥急道:“她怎么了?你说呀,有什么事我帮你解决。”

老妇人哭道:“谁也帮不了我,她,她被鬼魂勾走了,呜呜呜。”

傲逍遥听了一阵迷糊,竟然不懂得她说些什么。

傲逍遥道:“什么鬼魂?这世上哪来的鬼神?”

那老妇人大哭道:“我亲眼看见的,一个穿黑,一个穿白,戴着一顶尖帽子,分明就是黑白无常,勾魂使者,他们说我女儿被阎王选作妃子了,我可怎么活呀。”

傲逍遥听了大怒,他怒道:“这分明就是贼人假扮鬼神来骗人,他们往哪里去了?”

那老妇人道:“他们一直飞到西边去了。”

傲逍遥转头对上官紫紫道:“你陪着老人家在这坐一会,我去去就来。”

上官紫紫听了急忙拦住傲逍遥,小声道:“傲大哥,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我也听说这里有鬼的,我好害怕,咱们还是快走吧。”

傲逍遥大笑道:“什么鬼神,我不怕,这附近可有什么强盗吗?”

上官紫紫道:“这里听说常常闹鬼,白天有强盗,晚上就闹鬼,好像青龙帮里的一个分舵就在山里边。”

傲逍遥道:“这就是了,肯定是他们所为,我走了,你小心。”

他说完飞身就跃入了这黑暗之中,消失了。

上官紫紫在后边大叫道:“傲大哥,傲大哥,你不要……”

但傲逍遥早已消失,那里还能听的见。

傲逍遥顺着那老妇人指的方向,一直往西而去,他脚下甚快,在黑暗中依旧是健步如飞。

他跑了没多久,忽然前面出现了一片片坟地,一片片的在夜里看起来,更是恐怖万分。

但他却不在乎,依旧前行,远处好似有亮光一闪一闪,莫非那就是鬼火不成?

傲逍遥虽然从不相信鬼神之说,但现在他也觉得头皮发麻,这场景如果是胆小的人一定会被吓死。

穿过这片坟地,眼前就出现了一座庙宇,孤零零的庙宇,孤零零的摆在那里,这莫非就是通往鬼门关的不归路吗?

他缓缓的亮出了傲剑,在他心中,即使这世上有鬼,他也要用这傲剑,让这鬼再死一次不可。

他正凝神慢慢的往前走,慢慢的来到这孤零零的庙宇前,原来要进到这没有门的庙宇里去,竟然还要通过一座桥,一座没有水的桥,一座通往鬼门关的奈何桥!

这座孤零零的小桥,桥头上的三个大字,写的就是——奈何桥!

傲逍遥虽然一向最是大胆,到了今日心中也不由得起疑,莫非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但他还是不信,他就不信凭自己手中的傲剑,连小小的鬼神也制服不了。

正在这时,忽然不知那里跳出一黑一白,戴着长长的尖帽子的两个鬼魂,黑无常,白无常!

他们手中拿着哭丧棒,竟然从桥的那头轻飘飘的飘了过来,飘在三丈左右高的空中。

傲逍遥也不由得毛骨悚然,再好的轻功也不可能会飘在空中的,莫非这两个真的是鬼差不成?

只见这黑白无常,脸色灰白,一点血色也没有,舌头很长,伸到嘴外。

那黑无常的声音飘悠悠的道:“傲逍遥,傲逍遥,阎王早有命令,要抓你回来问话,要问你个目无法度,亵渎神灵,胡说八道之罪。”

那白无常道:“你跟我们来,来,来……”

这黑白无常说完,就又在空中飘了回去,并且还是倒着飘了回去,世上再高明的轻功,也不可能倒着飞回去,傲逍遥看了也不仅大惊,莫非今日真的遇见了鬼!

他却没有反身逃走,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鬼,你又能跑到那里去呢?

他竟然笑了,他依旧笑嘻嘻的往前走,但他虽然在笑,心中却更是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今夜有月光,冷冷的月光,洒在这一片片渺无人烟的大地上;今夜有雾,浓雾,这雾色朦胧,更是有一种诡异的凄凉。

传说,这朦胧的月色下,经常有鬼出没,因为那鬼魂就喜欢这朦胧的月色,浓浓的白雾,那冷冷的月光是阴冷的,而鬼也是属于阴寒的东西,所以他们喜欢在这阴冷的月下,吸收月亮的阴寒之气,这样,他们的法力会更加的高强。

莫非这里所有的鬼都在这里聚会,都在这吸收这阴寒之气的月光吗?

莫非刚才那一片片坟地里的鬼魂,都聚集在这里一起*拜这朦胧的寒月吗?

他刚刚踏上这奈何桥,忽然桥头上一片白雾闪动,出现了一个老妇人,正在那里等候他。

他仔细一看,心中更是大惊,他不仅失声道:“老人家,是你!”

原来,这老妇人就是刚才在树林边哭泣的老妇人。

只见那老妇人脸色也很白,布满皱纹的脸上却满是笑容,而她手中却端着一个大碗,大碗里黄橙橙的,莫非这碗里是黄酒不成?

那老妇人笑道:“傲逍遥,我奈孟婆是也,奉阎王的差遣把你找到这里,你要过这奈何桥一定要先喝了我这碗孟婆汤,只有喝了这碗汤,你进去后所发生的事情也会忘得一干二净,就如同做了一场梦一般。”

傲逍遥不由得暗自吃惊,他心里也起疑,莫非,这真的到了鬼界,难道世上真的有鬼神?

他对自己的轻功很是知道,他不相信会有人能比他的脚程快,他不相信这老妇人能跑到他的前头去。

傲逍遥依旧面不改色,他一向厌倦这人生,如果,真的被鬼杀死,那倒也死的其所了。

他居然还笑道:“老人家,原来你是在骗我,原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把我骗来这里,你究竟是谁?”

那老妇人大笑道:“我是孟婆,你没听说过幽冥鬼府奈何桥边有一个孟婆的吗?你只要喝了这汤,尘世中的一切事你就会忘记。”

傲逍遥也大笑道:“哈哈哈哈,我从没有听说过这鬼界里有孟婆这个人,既然只有死人才能进去,那还会有谁把这消息传出来呢?我不信,你们根本就是人,少在这里装神弄鬼了。”

那孟婆脸色一变,忽道:“你不喝这汤你会后悔的。”

她一扬手,手中的这碗汤就泼向了傲逍遥!

傲逍遥早有防备,他急忙跳起来闪避开,那汤那里有半滴能洒在他的衣服上。

也就在这一瞬间,那孟婆身旁忽然一片白雾散开,那孟婆就消失在白雾中。

傲逍遥几步追上去,却那里再有半点人影!

傲逍遥大骂道:“你这该死的老太婆,你这该死的孟婆,你耍什么把戏,你出来!你把上官紫紫怎样了?”

没有人回答,一切又回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傲逍遥大怒,现在即使真的有幽冥鬼界,他也要闯闯!

他亮出傲剑,慢慢的走在这十几丈远的奈何桥上!

这世上恐怕也只有他一人能有这么大的胆子,非但没有吓的撒腿就逃,反而还要去那鬼界瞧个究竟!

他刚刚走到这奈何桥的中间,忽然,桥上桥下,跳出一些‘幽灵’来。

那样子极是吓人,一个个青面獠牙,一个个双手挥舞,嗷嗷大叫。

有的是马的脑袋,有的是牛的头颅,有的没有脸面,只是一脸的白……

莫非这就是牛头马面,莫非这就是前面那一片坟地里的那些孤魂野鬼吗?

傲逍遥看到这情景,也觉得手中满是汗水,这些都是什么怪物?

虽然在他的心中从不相信有鬼神,但今日他却亲眼看到了鬼神!

莫非是他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忽然忽忽悠悠有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那是孟婆的声音。

那声音若有若无,但你却能听的清楚,那声音道:“早叫你喝了孟婆汤,你不听,现在你害怕却已然来不及了,这些孤魂野鬼就要索命来了……”

那些鬼魂声音飘飘忽忽的道:“傲逍遥,我们死的好苦,你还我们的命来。”

傲逍遥大笑,他一阵阵爽朗的笑声,这整个山谷都似乎在震动。

那些鬼魂慢慢的向他靠近,忽然他大喝一声道:“哼,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拿命来!”

他话说完,人就如飞箭一般的射了出去,射向了这鬼魂中!

但只见一道道闪电在这黑夜中一闪再闪,这些鬼魂那里能躲避的开这闪电的袭击?

一时间倒下一片一片,这些幽灵居然惨叫连连,鲜血顺着咽喉,%.口飞射而出,莫非,这鬼魂也有血吗?

但却令傲逍遥奇怪的是,那些鬼魂虽然被他一剑杀死,虽然倒下,但忽然一阵白雾突起,白雾散后,那鬼魂的尸体却已经不见,莫非,凭空消失了吗?

他真想跳到那奈何桥下去看一看,看一看尸体是不是在桥下。

但他却没有这么做,因为不管怎样,他也不相信他遇到的是鬼魂,既然相信自己的判断,又何必再去查证呢?

更何况,这漆黑黑的桥下,谁知道会有什么埋伏,他一向谨慎,那里肯冒这毫无意义的风险。

他一步步的走到这鬼庙里,不知道是那些鬼魂被他吓怕了,还是被他杀光了,居然没有再跳出来。

他轻轻的推开庙门,忽然漆黑黑的庙宇里一阵阵亮光闪动,那鬼火忽然就着了,那鬼火就在空中燃烧,那一跳一跳的鬼火,一闪一闪的把这庙的大厅照亮。

忽然有人大喝道:“傲逍遥,你还不跪下!”

随着也有声音喝道:“跪下,跪下,见到阎王爷还不跪下!”

傲逍遥心中一凛,借着微弱的一闪一闪的鬼火隐约看到,大厅的正中正坐这一位满面漆黑,一脸络腮胡子的人,这当然不能说是人,只见他一身判官的打扮,分明于庙里供着的阎王爷一般无二!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小鬼,那打扮分明就是个师爷,而左右居然还站着两个头戴尖尖的帽子的鬼差,分明就是刚才的黑白无常!

傲逍遥简直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眼前的一切情景莫非是在做梦不成?莫非是一场噩梦?

黑无常道:“傲逍遥见了阎王爷,还不跪下见礼?”

白无常大喝道:“跪下,跪下!”

这要是胆小的人,早就吓的尿在**里,即使胆子再大,见了这般情景,也会被吓的半死。

但这世上恐怕也没有一人如傲逍遥一般的人,他即使真的到了这幽冥鬼府恐怕依旧是一身傲骨,也绝不会屈膝跪拜这鬼神!

傲逍遥大骂道:“我呸,卑鄙的小人,什么阎王,装神弄鬼的,你们算什么,我简直就瞧不起你们这些小人.,不要说这世上我不相信有鬼神,即使有鬼神,我傲逍遥也不怕,我上不跪天地,下不鬼神鬼,什么佛祖阎王,玉皇大帝,都是狗屁,想叫我屈膝跪拜,你们瞎了狗眼,你们以为装神弄鬼就能骗的了我吗?还是露出真面目吧……”

他话还没说完,手中的傲剑忽然一闪,一道寒光没入了黑暗中,紧接着一声惨呼声传出,一条黑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那死尸的咽喉上鲜血标的射出,整个大厅里满是血腥的味道。

傲逍遥仔细的一看,原来死去的竟然是那奈何桥边的孟婆。

这孟婆惨呼道:“你,你,你真的不怕鬼。”

傲逍遥冷冷的道:“哼,在我心中是没有什么鬼神的,你既然这么想做鬼,我就送你做鬼,但不知你喝了孟婆汤了没?”

那孟婆再也听不到他说什么了,因为她的血早已流干,早已死去,那鬼魂恐怕正在往那幽冥鬼界而去。

那阎王大惊失色,颤声道:“你,你,你难道不怕下地狱吗?”

傲逍遥大笑道:“你这该死的阎王,我倒想下地狱去看看,那地狱究竟好不好玩。”

大厅里这些鬼魂都不由得苦笑,这少年竟然把这地狱都当作是好玩的地方,那这世间他还会怕什么?

黑无常大喝道:“傲逍遥,你真是大胆,拿命来!”

他一句话说出,后边忽然跳出十几名小鬼打扮的鬼魂来,随着他一声大喝,一把把暗器如雨点一般的射向了傲逍遥!

傲逍遥那里敢怠慢,在那黑无常一张嘴的时候,在那鬼魂跳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跳了出去,跳到了那宽阔的院子里。

那厅里黑暗,不知道有多少埋伏,在没有搞明白之前,他那里敢有丝毫的大意。

这院子里虽然宽阔,但也不利于防守,但也总比那黑暗的庙里要好的多的多。

最起码这里有月亮,这月光虽不太亮,但也可以看清楚这些牛鬼蛇神。

果不其然,四面八方又跳出四五十名鬼魂,连带着那大厅里的鬼魂也一起跳了出来。

傲逍遥飞身上了这屋顶,坐在那庙堂的屋顶上,他悠然的居然拿出酒葫芦,还喝了点酒。

但下边却一阵大骂声,那阎王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冷冷的月光下,他这一身打扮,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傲逍遥现在却一点也不在乎,反而笑道:“我说那阎王,你究竟是谁?不要跟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你是吓不住我的。”

那阎王打扮的人大喝道:“好你个傲逍遥,果然胆大,也罢,叫你知道我是谁,我乃青龙帮的八大寨主之一的魏忠是也,江湖人送外号活阎王的就是,你这小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傲逍遥大笑道:“原来是你们,你们这行为是不是有点太可耻了,装神弄鬼的,万一把胆小的人吓倒怎么办?”

魏忠怒道:“我还要杀你呢,来人,杀了他。”

他话音一落,那黑白无常一招手,只见一片片黑乎乎的物件破空呜呜的飞来,飞向了傲逍遥!

傲逍遥急忙飞身而起,可他脚下刚一落在那屋顶上,那屋顶忽然之间也跳出数条黑影,手中长刀砍向了他的**。

原来这屋顶还有埋伏,傲逍遥大呼一声,手中傲剑早已经如闪电一般的闪向了这些人,一声声惨呼,一片片血光,这些人的刀剑那里有他的剑快!

他从房上飞下,飞入了这些幽灵的中间。

那黑白无常大惊,急忙喝道:“撒石灰!”

这些人早有预谋,已经设好埋伏,目的就是要把傲逍遥真的带入这幽冥鬼界。

傲逍遥那里敢丝毫大意,这些人的行为卑鄙,他早已不再留情,这时,居然听到他们要撒石灰迷他的眼睛,他心中更是大怒,他大喝一声,早已冲入了这些鬼魂中!

他心中更是愤怒,他也明白,石灰如果是迷了双眼,那后果是不堪设想,不但眼睛不保,就连生命也葬送到这鬼城,那就真的做了鬼了。

这些鬼魂,这些牛头马面,一声呼喝,手中的石灰刚刚扬起,还没有撒出去,这如鬼魅一般的人影,就在这鬼魂中一阵阵的穿梭,简直比那鬼魂的速度还要快几十倍。

等这人影穿梭完毕,又早已跃上了最高的屋顶。

也许,这最高处就是最安全的,也是最可靠的。

清冷的月光,洒在他冷冷的脸上,洒在他白衣如雪的白衣上,那傲剑的寒芒却更加的令人心寒,不但令人心寒,就连鬼神见了,也胆寒心惊。

今夜有雾,浓雾。

但今夜也有月亮,一轮如钩的弯月,弯弯的就像女人那弯弯的柳叶眉一般。

这冷冷的月光也无情的洒在这些鬼魂的身上,却是更加的令人惊恐。

但更令人惊恐的却是那凄惨的惨叫声,那绝不是人应该发出的声音,那叫声是那样的凄惨,那样的令人惊恐,那样的令人心碎。

这大约一百个鬼魂,手中还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兵器,而左手中却还有一把白色的粉末,石灰粉。

但却也无法撒出来,但最后也终于撒了出来,因为他们不得不撒出来,但却不是撒向了傲逍遥,而是互相撒在了对方鬼魂那可怖的鬼脸上。

他们身不由己,在那一刻轰然倒下,那一阵阵倒地声,砸的地上的青瓷砖都嗡嗡作响。

这既然成了鬼,为什么倒地还有声音呢?

但他们倒下不但有声音,而且还有血流出。

那血就在他们每一个鬼魂的咽喉中飞射而出,射向那凄迷的月色,然后又如春雨一般的洒在了他们自己的身上。

那石灰粉也瞬间在他们手中扬了出来,整个院落里都飘洒着,沸沸扬扬,在这凄迷的月光下,在这浓雾中,越发显得那样的诡秘,显得那样的可怖,朦胧的浓雾中,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那黑无常,和白无常也早已看清那如鬼魅一般的白影,也看到了那如闪电一般的寒光闪来,但却是怎么也避不开,也无法招架,因为那速度实在就如闪电一般的快,那闪电般的速度,即使是神仙也难以抵挡住一剑,更何况他们只是鬼差,还未等仙界之门。

等那闪电闪过,那鬼魅般的白影也如鬼魅一般的飘了出去,这时,那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才传遍全身,那滚.烫的鲜血才从他们的咽喉中射出。

他们居然后悔,居然还悔恨自己为什么没事而去做那拘魂的使者,这次,他们也只好真的做了鬼魂了。

他们没有拘到别人的魂魄,而却连自己的魂魄也给别人拘走,这白衣少年,简直比鬼还要凶,比鬼还要可怕。

好一阵,那石灰的浓雾才消失,但那判官也消失了,只留下黑白无常的尸体,只留下一群孤魂野鬼的尸体。

傲逍遥纵身又跳下了这高高的只有他才能一跃而上的屋顶,离开了那最安全的地方。

他就站在这凄迷的令人心碎的月光下,他就站在这浓浓的白雾中,那冷冷的月光洒在他的傲剑之上,更加的寒光四射,那寒光冷的令人的心都要碎了。

这是一把不惧鬼神的剑,这是一把连鬼神佛祖都要惧怕的傲剑,这是一把这世上令所有人都胆寒的魔剑,但最要命的却还是傲逍遥这个人。

这个人却比这把傲剑还要无情,比这傲剑还要傲几十万倍,他的人竟然敢同世上所有的鬼魂以及仙佛斗,那鬼神在他眼中一钱不值,那佛祖神仙在他心中狗屁不如,他傲视万物,傲视人生。

他究竟是多情还是无情?

究竟是恶魔还是要命的鬼差?

说他无情,没有一个该死的灵魂能逃脱他的魔爪之下,没有一个罪恶的灵魂能够逃离他的剑下,这岂不是很无情!

说他多情,他曾经救过千千万万无辜人的性命,他曾经为了女人而独身闯入龙潭虎穴,他曾经为了百姓,独闯那扶桑倭岛,又救出多少条生命,这岂不是很多情?

但他的傲剑下却从没有给这些罪恶的人留半点情分,甚至是少林的方丈,有名的高僧,武当的掌门,武当的弟子,甚至于那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曾经被他大骂一顿,被他怒打耳光,恐怕那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在西天极乐世界的释迦摩尼,他也绝不会留半点情面,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没有知道,也没有了解,但所有人知道的一件事那就是,那罪恶的灵魂只要被他碰到,那就休想再逃脱,即使是阎王也不例外。

傲逍遥现在跳下来就是为了要杀神,杀那专门判人生死的阎王!

那阎王一向只判别人的生死,一向只查别人死的时辰,但现在却有人要阎王的性命。

阎王叫你三更死,那个敢留你到五更。

这是最着名,百姓最信奉的一句话,但现在这阎王却已经没有了那霸气和威严,现在竟然都躲了起来。

现在这句话也应该颠倒了过来。

我让阎王此时死,那个敢留半刻钟!

傲逍遥就站在院落的中间,就站在这浓雾下,他大喝道:“喂,那阎王,你的小鬼都已经回了酆都城,你也应该回家去了,不过你的八人鬼轿却没有小鬼给你抬了,也罢,我这人最是好心,我就送你一程吧,你出来吧。”

他在这种可怖,令人毛骨悚然的情境下依旧忘不了诙谐几句。

恐怕他身边有人的话,一定会被他逗笑的。

但这笑话却十分的不好笑,不但不好笑,而且还可怖,令鬼胆寒。

但那阎王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莫非那阎王爷也被傲逍遥吓破了胆子,已经钻到了桌子地下去了?

那阎王莫非被吓坏的病还没好吗?

那孙悟空曾经打到鬼府,就把他吓的钻到桌子下,而现在过了几千年后,这世上不但出了孙悟空那种神,竟然又出了个傲逍遥这个人。

但傲逍遥这个人却比孙悟空那个神还要可怕万分,因为不管怎样,孙悟空那个神,却没有杀鬼,阎王的几句鬼话,几句奉承话就把他哄的离开了,而现在傲逍遥这个人却是软硬不吃,任何手段他也不在乎。

他的目的却是要杀鬼,要杀了阎王,傲逍遥这个人却比孙悟空那个猴子还要可怕十万倍。

傲逍遥大笑道:“你这该死的阎王爷,你不是能判别人的生死吗?那你就出来判我的生死吧。”

整个庙宇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院中只剩下这些可怖鬼魂的尸体。

傲逍遥实在按奈不住了,他大喝道:“你不出来,我就进去抓你去了。”

他慢慢的走到门口,嘴里还不住的叹息道:“唉,这阎王爷胆子怎么这样小,还要逼我去抓他,这鬼抓人很正常,人抓鬼就不正常了,我可是第一次抓鬼,心里还真的有点害怕。”

那阎王如果听到了一定会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你这小子,你既然害怕,你还来抓鬼,你就不会逃走吗?”

但可惜,还是没有人回答,莫非这阎王也成了聋子不成?

但傲逍遥只是走到门口,他又退了回去,他冷笑道:“唉,你这鬼屋子里,我进去当真是不方便,万一我一脚进到那酆都城里,想要出来岂不是已经太迟了?也罢,你这破庙留着也只会害人,我就把这庙当作是你们死去的纸钱烧给你们吧,现在的房子这么贵,你们死了后,难道要露宿街头吗?也罢,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这世上的鬼魂如果听到了他这句话,不知道是笑好,还是哭好。

他话说完,手中的傲剑寒光一闪再闪,早已把那鬼魂身上的‘皮’割下,他一晃火折子,把那衣服点着,然后用傲剑挑到了那木头上,这天干地燥,这木头,干草遍地都是,早已把那破旧的庙宇点着。

时间不大,这火熊熊燃烧,照亮了这黑暗,也照亮了这世界。

这火刚刚燃起,那庙宇中的阎王实在是忍不住了,那虽然号称是阎王,可惜并不是真的阎王爷。

就是那真阎王,也害怕这三味真火的熬炼!

他大吼一声道:“傲逍遥你这混蛋,我跟你拼了!”

他飞身而出,手中一把毒沙也随之抛出!

这毒沙如果被抛在脸上,那脸恐怕就会如鬼脸一般。

傲逍遥的脸上如果被毒沙撒上,那俊脸恐怕就会变成鬼脸,那他七个红颜知己恐怕也不会再跟随他了。

这女人只能共富贵,真的能同甘共苦的又有几个呢?

傲逍遥的脸如果真的变成了鬼脸,那些女人难道还会喜欢他吗?

没有人知道,恐怕傲逍遥也不知道,也只有他自己真的被毒沙撒中,变成鬼脸之后,这答案恐怕他才能知晓。

但他又怎能为了知道这答案而牺牲了自己的脸呢?

他可不是那些愚笨的傻男人,会为了女人而去自我牺牲,而去自残。

那些爱情真的那么伟大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世上的爱情究竟伟大不伟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开心就行,你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

那毒沙撒来时,他早已把一个鬼魂的尸体给踢飞了起来,那毒沙就撒在那尸体的身上。

但却没有任何惨呼声传出,因为死人是没有感觉的,死鬼也是没有感觉的。

傲逍遥冷冷笑道:“那阎王,原来你还没有回酆都城呀,是不是想陪我在人间一起游玩呀,也好,只要你听话,只要你答应我老老实实的做个好人,兴许,我还可以不要了你这阎王的性命。”

他叫他阎王并没有叫错,因为他确实是一身阎王的打扮。

赤红的大红袍,头上戴着阎王的帽子,帽子上还有个判字,满脸的络腮胡子,而脸却是黑色的,黑的就如这黑夜一般。

他腰中插着两支判官笔,这本是判官用来判生死的笔,阎王用了也是应该。

他左手却拿着一面牌子,一面金光闪闪的,足有三尺大的圆圆的牌子,这莫非就是这生死牌?

这牌上一定刻有许许多多人的生死时辰,看来这阎王倒是很敬业,从来不会忘记什么人该死,什么人什么时辰死,他随时都会查看这生死牌,随时发出命令把那人的魂魄给拘来!

但不知道这生死牌上有没有刻有他的生死时辰呢?

他大吼道:“傲逍遥,你欺人太甚,我活阎王魏忠也不是好欺负的,我跟你拼了!”

他也没有了这阎王的威严,竟然要跟别人拼命。

拼命这种事也只有那些自知打不过别人的人才会说出的字眼,莫非他已经知道这阎王不是这凡人的对手吗?

傲逍遥冷笑道:“我欺人太甚?是你们设诡计把我骗到这里来,你们把我骗来这里,不会只是请我喝酒吧。”

魏忠道:“好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连鬼都不怕,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

傲逍遥悠悠道:“唉,如果我胆子小,恐怕吓也被你们吓死了。你们这样简直太缺德了,装神弄鬼,如果有人看到,岂不是被你们吓死了吗?”

魏忠怒道:“你这小子,不要自以为得意,今日就让你领教一下我的追魂牌,索命笔的厉害!”

傲逍遥冷笑道:“你有没有看到地上的死鬼,你自以为能胜的了我吗?你这时如果肯改邪归正,好好的做人,把你们青龙帮的位置告诉我,我或许能饶你一命,你不妨考虑一下。”

魏忠大笑道:“你以为你剑很快我就会怕你吗?告诉你,我们青龙帮遍布江南各地,势力庞大,你以为你能是我们的对手吗?只要你肯投降,只要你肯拜倒在我们帮主和黄黑虎帮主的脚下做他们的儿子,然后把那丐帮和黑虎帮交还,帮我们夺取这锦绣河山,我们就会饶了你一条狗命,否则,哼,你可知,这江南七省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傲逍遥大笑道:“让我跪倒在地拜他们为父,哈哈哈,我是他们的祖宗,我做他们的祖宗都怕辱没了我的名声,你既然不听我良言相劝,我就送你去做真正的阎王!”

魏忠怒道:“好,你就接招吧,我这生死牌上早已刻有你的名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看招!”

他话音刚落,手中那圆圆的追魂牌却抛了出去,这生死牌却是精钢铸造,抛出去可做暗器,飞回来又可做盾牌。

傲逍遥虽然说着话,心中却早有防备,他急忙一个起落就跳过这飞牌。

要对付这飞牌他也早有经验,他遇到这种暗器已经不是第一次。

那佘无心的回旋刀也是这种暗器,只不过是刀而已。

在樱花岛上忍者的飞盾也是这种类型的暗器,只不过是四周带有飞刀而已。

但不管这样,这种暗器的速度却是惊人的,也是歹毒无比的。

若干年后,那清朝大内的血滴子,发明了可取百步以外首级的血滴子,就是利用这个原理,那更是歹毒无比。

傲逍遥刚刚躲开,那飞牌却又飞回到魏忠的手中,魏忠也与此同时,连人代笔化作一道红光飞向了傲逍遥!

他的索命笔专门点人身上的三十六处死穴,被点到者不死即残,更何况他的笔却是点向了傲逍遥的眼睛。

他接住那追魂牌,那闪闪放光的追魂牌在月光下忽然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刺的人眼睛根本睁不开。

他就是用这追魂牌一照傲逍遥的眼睛,而却趁着此时,才飞身用笔点傲逍遥的眼睛!

傲逍遥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一招,这一招简直卑鄙到了极点!

傲逍遥被他这耀眼的牌一晃,眼睛顿时睁不开,他眼睛虽然闭着,但心里却如明镜一般。

他的心中不只是愤怒,他也恨怨自己为什么不小心,既然知道这些人都是小人,都是卑鄙无耻的小人,为什么还没有注意。

没有人能形容他的剑有多快,也没有人能形容他的反应有多快!

魏忠正暗自得意,他这一招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汉都葬送在他的手下,他的这追魂牌,索命笔,不知道把多少人带到了地狱!

他正以为计策成功,但一切的变化却又令他胆寒心惊。

这少年虽然闭上了眼睛,可是那反应依旧是奇速,他手中的剑就如同他的眼睛一般,如闪电一般的刺入了他的咽喉!

魏忠却万万没想到,他的笔短,而剑却长,只要对方没有惊慌的抛掉了手中的剑,却依旧可以杀了他!

傲逍遥虽然眼睛被照的睁不开,但他的心却没有瞎,他的傲剑却没有瞎。

他的傲剑在他飞来时也早已化作一道寒光飞向了他的咽喉!

他的剑本就快,他的剑本就无敌,那魏忠那里能够闪避的开?

只是轻微的一声响,傲逍遥一剑刺出,身子却是飞速的跳到后边去,他一向如此,他不喜欢白色的衣服沾上红色的血,更何况,他现在眼睛睁不开,更要跟敌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他眼睛依旧还闪着金光,这耀眼的金光真是要人的命,但却只能使人一时不适应而已。

魏忠的追魂牌‘叮当’一声脆响掉在了地上,那索命笔也掉在了追魂牌上。

魏忠嘶声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没有死,为什么你还是能逃的了?”

傲逍遥冷冷的看着他,然后冷冷的道:“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功夫永远也达不到最高的境界,卑鄙无耻的行为也永远的不能百战百胜,只有正大光明才是唯一道路。”

他说的究竟是做人的道理,还是武功的诀窍呢?

有时候这做人岂不是跟这练武是一样的吗?

你几时见过卑鄙无耻的人能够做到天下无敌了?

你几时见到卑鄙无耻的行为能够百战百胜了?

那种心中藏有万把毒刀的人,又有几个真的把这功夫练到最高的境界了?

也只有傲逍遥这种正大光明的人,也只有他这种一身正义的人,才能够做到百战百胜,也才能把这剑练到最高的境界。

因为邪恶永远也战胜不了正义,黑暗也永远战胜不了光明!

魏忠倒下去时,这熊熊的烈火早已吞没了这鬼庙,也早已经把那鬼神烧个干净了,那庙里供着的菩萨,佛祖也随着这大火而烟消云散了。

这熊熊的烈火燃烧着,照亮了这黑暗,也照亮了这人间。

傲逍遥走出时,忽然头上掉下一根铁丝,并且铁丝的上边还有铁环,那根铁丝一直通到了庙外,一直系在一棵高高的大树上。

傲逍遥心里明白了,原来那黑白无常之所以能够在空中漂浮,之所以能够倒飞而回,都是因为这根铁丝以及这铁环的缘故了。

要想做到这一点,该是多么的简单了,这黑白无常只需要腰中系着一根细细的黑色绳子,黑夜之中又有谁能够瞧得出呢?

他心中不仅暗赞人的智慧真是了不起,不愧为是世上最聪明的动物。

但可惜,有多数人的聪明偏偏就不用到正途,只用在行骗上,这岂不是太可惜了。

这座孤零零的小庙正在孤零零的燃烧着,那红红的火焰照亮了半边天,这罪恶的灵魂,罪恶的神灵们也在这火海中毁灭,傲逍遥心中更想毁灭的不只是那些泥雕,而是所有人心中刻骨铭心的神灵。

他又回复以前那种寂寞,那片刻刺激只能使他片刻的忘掉烦忧,又怎能消除他内心的寂寞呢?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腹黑yaboViP通道
腹黑yaboViP通道
腹黑yaboViP通道

姗姗爱美yaboViP通道网为大家提供最好看的腹黑yaboViP通道,完结腹黑yaboViP通道合集、腹黑yaboViP通道排行榜,免费完本腹黑yaboViP通道阅读、喜爱阅读的书友就来33aimei.comyaboViP通道网免费在线阅读体验吧!

查看更多>
  • 千年僵尸
    千年僵尸

    都市 / 张起尘,佚名

    2019/09/1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幸福在身边
    幸福在身边

    都市 / 邵正飞,夏筱筱

    2019/09/1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枕边游戏
    枕边游戏

    都市 / 秦晗,叶以沫

    2019/09/1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我的总裁女友
    我的总裁女友

    总裁 / 张铁根,柳如烟

    2019/09/1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网游之一刃诛天
    网游之一刃诛天

    都市 / 吴归,夏可

    2019/09/1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王府中的女人
    王府中的女人

    穿越 / 宋云谦,杨洛衣

    2019/09/10 | 0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姗姗爱美yaboViP通道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