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姗爱美yaboViP通道网—最优质,最热门的yaboViP通道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ViP通道库 > 短篇 > 三魂一体的狐妖公主

三魂一体的狐妖公主

三魂一体的狐妖公主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9-10 18:07

评语:好精彩的yaboViP通道,yaboViP通道题材新颖,文风细腻,文笔流畅,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三魂一体的狐妖公主》是神无月音着作的一部短篇类yaboViP通道,主要讲述了主角天雷,映雪之间的故事,原本平静生活的普通少年薰,在某个月黑风高(误,月亮是黑色这有点难度)的晚上遇到了超越常人认知的袭击,从此觉醒了妖怪的本质。——于是被他当做生命一般珍视的平静生活。

精彩章节

狭窄的通道仅仅能允许一人通过,两侧墙壁上插着的火把数量稀少,所以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一般的通道显得异常昏暗。

脚下的地面,两侧的墙壁还有通道的天顶上都铺着切割整齐的石板,不过都是湿漉漉的,头顶不时还会有水珠滴答着落下。洛不知道这是多深的地下,但是她还是能大概估算出这里的深度——至少超过了五百米吧。在这么深的地下修建这样细致而又漫长的地下通道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迎面扑来的浓烈酒气,在这狭窄昏暗、空气流通不畅的地下通道中不断积累,视觉的被压制使得嗅觉感官越发敏锐,明明知道这仅仅是心理作用,但是洛还是差点被这浓烈的酒气呛到,这让洛完全没有了对身处的这个浩大工程发表一下感慨的心情。

强忍住回头冲出去的冲动——流光也说过如果忍受不了的话可以回去,但是自己的偶像就走在自己的前面,再加上死乞百赖非要跟着来的她刚刚还信誓旦旦地说决不后退一步,所以她最终还是跟上了前面的那个身影。没有办法,偶像的魅力还是要更强一些的……

不过,进来之前流光前辈说的还真不是骗人的啊——这样的环境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就贸然进来的话恐怕会没命的……

看着流光的背影,洛心中再次生出强烈的敬佩之意来。

这种完全可以用恶劣来形容的环境,流光竟然脸不变色地走了进来,而且脸上竟然还带着他那标志性的温文笑容,真不愧是上位除魔师。

不过……貌似对这种环境的忍受能力和是不是上位除魔师没有什么关系……

仿佛是感觉到洛正在看自己,流光回过身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问道:

“你还好吧?如果忍受不了这里的气味的话,出去也无妨的。”

洛精神一振,神采飞扬地说道:

“没事!这只是小意思罢了!”

流光笑着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说着转过了身继续往前走。

吐了口气,洛跟了上去。

刺鼻的酒气越发浓烈,在这样的折磨之下,洛感觉这通道仿佛没有了尽头。脚步声和火把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清晰可闻,偶尔还能听见从天顶的石缝间渗下的水珠滴落在地上发出的清脆滴答声。

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流光终于停了下来。

差点撞在流光后背上的洛连忙停下了脚步,然后四处张望了起来。

周围的环境一成不变,只不过流光前面没有了路而已——一扇巨大的黑色石门挡在了前面。只是微微一愣,洛的脸上很快就露出了惊愕的神情来。

黑色的石门看上去有了些年头,但是上面雕刻着的古怪花纹却非常清晰。仔细地观察着石门上那些繁复的纹饰,洛再次确认了她自己的猜测——那绝对不是一扇简单的石门!上面的古怪花纹中蕴含着十分强大的妖力波动,那种波动的感觉就像是某种结界术。

流光回头看了一眼洛,满脸笑容地问道:“看出点什么了吗?”

洛有些羞愧地摇了摇头,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只是看出来这扇石门上有很强的妖力,像是结界术,具体是什么,就看不出来了。”

“能看出这些就很不错了。”流光赞许地点了点头,说着回过头看着那扇黑色的石门,伸手抚摸着那石门上的奇异花纹,轻轻拂去石门上沾染的灰尘,“这是一个幻术和结界术相结合的法阵,永久性结界。这些花纹的作用就是储存妖力,并维持这个永久性结界。”

恍然地点了点头,但是又有些不明所以。

“您说幻术……”

流光笑了笑:

“你以前没有接触过幻术吧……”

“只是学习过一些低端的幻术,对于高端的幻术没有涉及。我的主攻方向是火系的术法。”洛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这样啊……”流光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洛。

洛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流光,出什么事情了吗?

呼出一口气,流光笑了笑:

“没有办法了,看来只有带你进去了。”

“啊?”洛睁大了眼睛,“您说什么?”

“我说只能由我带你进入结界了。”流光温和地重复了一遍,“这个永久性结界是一个具有攻击性的结界。”

说着,流光将自己的左手递到了洛的面前:“把手给我吧!我带你过去。”

“您说攻击性的结界,这是怎么回事?”洛有些不解。

“就是说,如果硬闯这个结界的话,可能会没命的。”流光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鼓励地点了点头,“不过不要担心,我会带你进去的。”

听到流光前半句,洛顿时脸色一白,但是当流光说出后面的话之后,就稍微松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伸到自己面前的手,犹豫了片刻之后洛还是矜持地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流光的手上。

握住洛的手,流光转身面向那面黑色的石门,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一股温暖的热流猛地从流光的手上窜了过来,顺着她的手臂流遍她的全身,让她惊讶不已。

“不要抵抗,不会有事的,这个法阵‘认识’我的灵力。”流光只是一句话就打消了洛挣脱开来的想法。

这么说,刚才那个热流是流光前辈的灵力吗?竟然能够让法阵识别灵力,这也太厉害了吧……

暗自咋舌的洛探头看向石门,注视着流光的手轻轻地伸向那面漆黑的石门上。就在洛不明所以的时候,令她惊愕的事情发生了。

在流光的手触碰到黑色石门的一瞬间,如同平静的水面中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般,石门表面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来。

然后,流光的手毫无阻碍地穿过了那看上去十分坚固的石门。

点了点头,流光没有回头地大声提醒洛:

“准备好了,我们要进去了喔!”

洛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但是猛然意识到流光并没有回头看于是赶忙回答了一声“是”,然后随着流光的脚步朝那扇泛着黑色波纹的石门走去。

眼看着流光的身体已经全部没入了黑色的石门中,洛不由得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从**露的皮肤上传来柔滑的触感,没有想象中那样的冰冷感觉和窒息感,就像浑身都被温暖的阳光包围了一般,轻飘飘的如同悬在天空中或是漂浮在水面上。

就在洛正沉浸在那令她感到畅快的感受当中时,流光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

“还不睁开眼睛吗?”

洛顿时感觉自己仿佛瞬间从天空中落到了地面上,那种轻飘飘的感觉瞬间消失,就像是从一个愉快的梦中猛然惊醒。

洛睁开眼看向流光的方向,只见流光带着满脸温和的笑容正看着她,而抓着她的手也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

洛连忙环顾四周,长长的、昏暗的通道仍旧狭窄得只容一人通过,墙壁上的火把稳定地燃烧着,在有些潮湿的墙壁上投上两人被拉长的阴影。同样的,空气中仍旧酒气弥漫。

目光投向前方,洛惊讶地发现了方才那扇黑色石门。不同的是,那扇石门上一尘不染,显然经常使用。

“流光前辈,这里是……”

“这才是真正的门。”流光转身看向那黑色的石门说道。

“真正的门?”

洛显得有些吃惊:“那刚才的那扇门……”

“那是幻象。”流光笑着说道。

愣了愣,洛吃惊地看着那扇黑色的石门,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

潮湿的墙壁……

忽然她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个时候,流光却是伸手拂去了石门上的灰尘,可是这里明明那么潮湿,门上是不可能积灰的!没错,先前看到的石门确实是幻象。

看着洛脸上变幻的神情,流光笑出了声来:

“你发现了?”

洛点了点头,但是她还是不解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但是为什么会留下那么明显的破绽呢?这样的话一下子就会被看破是幻影的……”

满意地点了点头。

“如果是你的话,看到那么明显的破绽的话,你会怎么想?”流光含笑问道。

洛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我会觉得,这是一个很低级的……”然后,洛顿时恍然大悟。

“没错,幻术要想达成其目的的话,就必须让敌人相信幻术给他们制造的各种感官假象,并使他们对此感到深信不疑。”流光耐心地说道,“想必这些你也知道。”

点了点头,洛并没有插话,而是静静地听着流光那半教导式的话语。

“对于高明的敌人,他们能够很轻松地通过灵力的波动来判断敌人的攻击,幻术也是一样。为了对付高明的敌人,要对幻术再加上更加一层伪装,敌人在破解那层伪装之后也就会陷入真正的幻术当中。”流光细心地解释着,“明白了吗?”

洛点了点头,认真地回答:

“我明白了,流光前辈,非常感谢您的教导!”

流光只是笑着挥了挥手:

“我以前也有过受到前辈指导的经历,都是除魔师,互相学习很正常。”

洛刚要说话,狭窄的通道中猛然响起一个苍老喑哑的声音。

“是你啊,流光。时隔数百年之后突然到我这里来,又有什么事吗?”那个声音刚刚把话说完,然后猛地打了一个嗝。

流光面色不变地看向黑色的石门:

“没有事的话,我到你这里来干什么?”

“你还记得我的规矩吧?”

“当然。”

“那你们进来吧……”

说完,那声音就消失了。

静静等候了一会儿,那扇高大的石门在一阵咔咔的声音中缓缓升起,随着石门的升起,温暖的光芒从门后照进这昏暗狭窄的通道。

回头看了一眼洛,流光点了点头:

“跟我走。”说完就迈步跨过了石门。

洛连忙紧紧地跟了上去。

扑面而来了更急浓烈的酒气,洛忍不住皱着眉头后退了一步,可是她刚跨过石门,咔咔的声音再次响起,回身看去,却看见那黑色的石门迅速降了下来,紧紧地闭合了起来。

使劲儿摇了摇头,洛环顾四周,将自己的注意力从这糟糕的空气上转移开来。

“过一会儿就会好多了。”看到洛眉头紧皱的样子,流光笑着说道。

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洛打量起这片空间来。

这是一个不规则的石室,天顶、脚下还有四周的墙壁上都铺着切割整齐的石板。和外面的通道不同,这里的墙壁非常干燥,墙壁上挂着的也不是火把,而是白炽灯。大量的白炽灯将这片地下空间照得通量。

除了堆积成山的各种酒瓶和酒坛之外,就只有对面的一扇石门,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看着那些堆积成山的酒瓶、酒坛,洛不禁发起了呆,这才明白空气中那浓烈的酒味儿是怎么回事。

这惊人的数量……洛不禁暗自感慨起来。

“这里是会客室。”流光有些尴尬地说道。

“前辈对这个地方很熟悉呢……”

“因为这个地下设施是我建的,包括外面的那个法阵也是我留下来的。”流光不以为意地说道。

洛不可思议地看着流光。

这么大的地下设施是流光前辈一个人建的?好厉害!

这时,一个短小的灰色身影从那扇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石门走了进来。

洛打量着那个灰色的身影,不由得呆住了。

皱皱巴巴的皮肤、灰白色的大胡子还有乱七八糟地头发,大大的红鼻子,脸上也是红通通的,身高绝对不超过一米四,穿在身上的衣服也脏得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这个面目苍老的小老头给洛的第一印象是猥琐,第二印象是猥琐,第三印象还是猥琐……

洛毫不迟疑地将他同在地底打洞的老鼠联系了起来。

最令洛吃惊的是,这个长相猥琐的小老头身上竟然散发出不弱的妖气——他竟然是一个妖怪。

洛不由得撇了撇嘴,就算是妖怪恐怕本体也只是一只老鼠罢了。

“这位是工造。”流光笑眯眯地指着猥琐的小老头介绍道,“如你所见,是个妖怪。”

工造打量了一阵洛,然后无趣地看向流光,似乎完全对洛的存在不以为意。

“东西呢?”工造搓着手,两眼放光地问道。

“早已经准备好了……”流光笑容灿烂地说道。

**********

薰用右手撑着侧脸,左手手指在餐桌上有节奏地轻轻敲击着。她仔细打量着对面正风卷残云般消灭着大餐的金发少女。

身着精致漂亮的黑色女仆装,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扎成俏皮可爱的双马尾,脸庞精致圆润,五官端正,眼睛是晶莹剔透、毫无杂质的红色,就像是一颗纯净的红宝石,充溢着快乐的神情。看见薰正在打量自己,少女朝薰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此时她的脸颊被食物塞得鼓鼓的,唇角还沾着奶油,配上那双笑成一对弯月的眼睛显得异常的可爱。

看着少女幸福的笑脸,薰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和薰一样,对面的这个少女是一个妖怪,薰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现在的薰已经能够通过妖气识别妖怪了。而这个毫无防备的少女身上虽然妖气十分弱小,可是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妖怪。

只是有一点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白狼教过她,妖怪要想化**形必须具备比较强的妖力,妖力弱一些的妖怪都是不能化为人形的,薰第一次碰到的那个狼妖就是,所以无论是洛还是喵呜都说它是喽啰级的妖怪。

而更强一些的妖怪虽然能够化为人形,但是化为人形之后还是会保留一些妖怪的特征。比方说喵呜,她变**形之后之所以会保留下猫耳和尾巴,一方面是因为这样子这样显得很可爱,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还不能完全化**形。

至于更强一些的妖怪,就能彻底化**形了。比如赤蛇和白狼这样的上位妖怪,他们都能够十分彻底地变化**形。

可是眼前这个妖怪却并不属于任何一种情况,从她身上的妖力看,绝对是那种最弱小的妖怪,可是她现在偏偏是以人类的姿态坐在薰的对面。虽然白狼说过高明的妖怪能够收束自己身上的妖力,通过控制身上发散的妖力大小上位妖怪可以轻易模拟低级的妖怪,但是这种模拟却并不是完美的。

一个妖怪身上散发出来的妖气会维持大致的稳定,但是如果上位妖怪想要模拟低级妖怪的话,就需要分神去控制身上的妖气发散,而一旦走神的话,妖气就会发生剧烈的波动。这些白狼都跟她说的非常明确,而根据这些,薰也多次进行过试探,可是对面的这个妖怪少女身上散发出的妖气一直维持着十分低的水平。

终于,像座小山般堆在少女面前的精美食物被一扫而空。而金发少女则露出了一脸幸福的表情。

“非常感谢大公主殿下的款待……”金发少女脸色通红地看了一眼面前那些空餐盘,起身朝薰鞠了一个躬。

虽然心中对于这样一个小小妖怪少女能有这么大的食量而深感吃惊的薰微微一笑:“你不必那么拘谨,坐下说话吧!”

“是……”金发少女依言扭捏地坐了下来。

“你叫……”薰端正坐姿坐好,微笑着问道。

“我的名字叫做八云,我的本体是金丝雀,八云亚亚殿下给我取的名字。”金发少女面带恭敬地回答,但是在看到薰的脸庞之后,她很快尴尬地低下了头,“真是太对不起了,竟然将您和亚亚殿下两人认错……”

薰摆了摆手:“不必介意,不过既然话都说到这了……你说的亚亚殿下……是谁啊……”不过,这么可爱的孩子,本体是那么可爱的金丝雀啊……

听到薰这样的问题,八云显然一愣,脸上露出了异常疑惑的表情。

“您问亚亚殿下是谁……”八云显然没有料到薰会问这样的问题。

薰点了点头,满脸认真地注视着八云。

当然了要问了!刚才回来的时候在车上薰就问了钟灵好几遍,但是钟灵没说清楚,回来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看到薰很干脆地点头,八云当场呆住了。

“不会吧……难道找错人了吗?可是为什么还会有第二个叫大公主的妖怪啊……”八云眼睛里涌出了大量晶莹的泪珠,嘴巴也微微撇开,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呜呜~~怎么办啊……这下怎么办啊……怎么会找错人呢……明明亚亚殿下告诉我是这里的……”

薰一时间哭笑不得,找错人了?但是她还是连忙起身,走到八云的身后,拍了拍她不停抖动的肩膀:

“不要哭了,告诉我,你要找的是什么人?说不定我可以帮点忙……”

八云一听薰的话,顿时就不哭了,她眼睛红红地看着薰:

“真的吗?您真的可以帮我吗?”

“我会帮你的,但是你要告诉我你要找的人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八云连忙擦了擦红彤彤的眼睛,抬起头来弱弱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

薰差点没站稳跌倒在地。

不知道?不知道那还找什么人啊……

仿佛看到了薰脸上的怪异表情,八云急忙站起来说道:

“但是,我要找的那位大公主殿下很好找的,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只要是妖怪就肯定就会知道的。”她用信誓旦旦的语气说道。

“哦?那么你说来听听……”本来感觉自己被八云彻底打败了的薰抖擞精神将八云按在椅子上坐下。

“我要找的可是妖怪之王雪姬大人的大公主,很厉害的妖怪哦……对了,您是哪里的妖怪公主啊?”八云眨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问道。

八云说完就看向了薰,但是却看到薰露出了一脸呆滞的表情。

“您怎么了吗?”八云疑惑地问道。

薰叹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别人是不是知道,但是我肯定是知道我自己的: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大公主……”

“啊——”八云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她连忙站了起来,“可是……您不认识亚亚殿下……”

“所以……亚亚……是谁啊……”

“亚亚殿下是您的妹妹……”

薰一眼不眨地看着八云,仿佛是在等八云告诉她那是玩笑话。可是……

两个妖怪就这样互相瞪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

“等一下,等一下……”薰过了半天才扶着额头摆了摆手。

整理了一下乱成一团的思路,薰开始向八云发问。

“你说,那个什么亚亚是我的妹妹?”

“嗯!”八云点了点头,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如果您确实是雪姬大人的女儿,那就一定是了。”

“谁告诉你的?”薰皱起眉问道。

“这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哟……”

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大家?这个大家都指的是谁?为什么我自己反倒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妹妹?不过一想到自己那个老爸就连自己女儿的真实身份都瞒了十多年之久,于是便有些信了八云的话。不过,薰还是决定再确认一下。

“你说的大家……都有谁……”

“雪姬大人、白狼大人、流光先生、白虎大人、云崖大人……”

八云表情认真地看着天花板扳着手指头连续不断地说出了一大串薰听过或者没听过的名字……

“够了!够了!”薰苦笑连连地打断了八云,薰有妹妹这件事,流光没有说过、白狼没有说过、钟灵也没有说过,“总而言之就是雪原的人基本上都知道?”

“也不是都知道啦……”八云摸着脑袋笑着说道,“嗯……只有一些高层知道……”

“你确认吗?”薰追问道,“我有一个妹妹是真的?”说完,薰就诚恳地看着八云。

“如果雪姬大人和流光大人没有撒谎的话,那应该就是真的了吧……”八云有些不敢肯定地说道,但是她很快就摇了摇头,“不对!不对!像雪姬大人和流光大人是不可能撒谎的……”

“可是这样的事情我完全不知道……”薰望向窗外说道,说话间眼睛里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要隐瞒呢?真是太可恶了!

不过,薰心中的怒火很快就被自己还有一个妹妹这个消息带来的喜悦感冲淡了。

目光投向窗外,薰的脸上渐渐升起了笑容。原来我有妹妹啊……

“啊——”薰忍不住握住八云的肩膀,有些激动地说道,“呐,八云,我的妹妹……不对!亚亚长得是什么样子的?”说话间,情不自禁地对八云释放出强烈的妖气。

被激动不已的薰吓了一大跳的八云惊惧地看着薰,那仿佛惊涛骇浪般从薰的身体里狂涌而出的妖气冲击得八云脸色发白,她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地轻轻颤抖了起来。

从八云的眼中流露出的震骇和惊恐神情让薰从激动中清醒了过来。对于那些弱小的妖怪,用猛烈的妖气直接冲击不仅仅会产生很强的精神影响,有时甚至会造成直接对其身体造成伤害。反应过来的她连忙松开八云,小心地收束起身上散发出的妖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薰连忙充道歉,刚才实在是太过于激动,情不自禁地就朝八云释放出了妖气。

八云脸色发白、目光闪烁地看着薰,过了好半天才脸上恢复了红润,渐渐平静了下来。

“没关系的……亚亚殿下生气的时候也经常会吓到我……”八云强笑道,很显然她现在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真是太对不起了……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薰面带愧色地问道。

“您不用担心啦……”八云连忙站起来,受宠若惊地摆着手,脸上却带着惊喜的表情。

确认了八云只是被单纯地吓到之后,薰挽起八云的左臂,拉着她走出了餐厅。

“我们找个更合适的地方说话吧,一定要跟我好好讲一讲亚亚的事情。”薰愉快地说道。

被薰挽起胳膊的八云却显得有些拘谨,身体也有些僵硬。

就这样,薰拖着八云来到了一间小会客室。

将八云按在沙发上坐好。

“你喝什么东西?红茶还是咖啡?”

八云连忙站了起来走上来要阻止薰:

“怎么可以让大公主殿下给八云……”

薰笑着走到八云身前,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八云的额头:

“我问你喝什么,你说那么多干什么?”薰一边板起脸装出生气的样子说着,一边将八云推到沙发前把她按坐在沙发上,“在这里我可是主人哦!乖乖坐下吧!”

八云扭捏不安地还要站起来,却在薰的怒视之下乖乖地坐了下来。

满意地点了点头,薰脸上重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喝什么?红茶还是咖啡。”

“……红、红茶就好……”八云想都没有想直接说道。

“红茶吗?”薰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八云坐立不安地环顾着这个并不算大的会客室,一时间咋舌不已。并不算大的会客室装潢得相当豪华,墙壁上挂着精美的壁毯和油画,墙角还摆放着几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工艺品,窗户前挂着暗金色的华丽窗帘,两条的真皮沙发之间摆放着一张红木茶几。

就在八云左顾右盼的时候,薰用托盘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红茶走了进来。

“红茶来了,”薰将一杯红茶放在八云面前的茶几上,笑眯眯地说道,“请用!”

说完,薰就在八云的对面坐了下来。

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小会客室的房门就被轻轻推了开来。

“公主殿下……”

白狼推开门走了进了,当看到八云之后,白狼微微一愣。

“真的是你啊……”他看着八云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话还没有说完,喵呜便从门外探出头来,头顶的那双黑色猫耳俏皮地动了动。

“薰,听说你又带新的妖怪回来了?”喵呜看见薰之后,高兴地跳进屋直接朝薰奔了过去,但是当她看见八云之后,立刻就停下了脚步,双眼放光地看着八云。使劲儿地嗅了嗅,喵呜一脸馋相地瞪着八云,看她那副样子就差流口水了。

八云惊讶地看着白狼。

“您是……白狼大人!!!”八云连忙跳了起来,刚要向白狼鞠躬,喵呜却猛地从旁边冲了过来。

当八云看到喵呜头上的猫耳和身后不停摆动的尾巴之后,小脸儿刷得一下子变得惨白。惊叫一声,八云逃到薰的沙发后面躲了起来。

“大公主殿下救我!”八云哭着哀求着薰,身体也瑟瑟发抖了起来。

“是金丝雀!”喵呜兴奋地叫嚷着,“是金丝雀!我最喜欢吃金丝雀了!”

看了一眼兴奋难耐的喵呜,叹了一口气薰起身伸手抓住喵呜的后衣领,轻轻地将她提了起来。小脸儿憋得通红的喵呜挥着短短的胳膊,毫无效果地抗争了一阵之后无奈地在薰的手中化成了她的本体形态——一只黑色的小黑猫。

薰歉意地对八云笑笑,她差点忘记八云是金丝雀来着,猫不仅喜欢吃鱼抓老鼠,小鸟也是它们很喜欢的食物。

“为什么要干扰我?那是我最喜欢吃的金丝雀……”喵呜挥舞着短小的爪子扯起嗓子大声抱怨道。

薰将喵呜抱在怀里,教训道:“八云可不是你的食物!”

“为什么不能吃?”喵呜挣扎着在薰的怀里转了一个身,仍旧一脸馋相地看着从沙发后面探出头来的八云。

看见喵呜被薰制住,八云才明显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但是还是不敢靠近抱着喵呜的薰,看向喵呜的神情也充满了惊惧。

“你怎么来这里了?”白狼走到八云面前问道。

“啊!”看见白狼就站在自己面前,低声惊叫一声八云连忙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白狼大人!”

“今天你是客人,就不需要这一套了!”白狼看了薰一眼,笑着对八云摆了摆手,“公主殿下也不喜欢这一套。”

薰挑起眉,走过来恼怒地瞪着白狼,一句话也不说。

白狼一时间被薰瞪得莫名其妙,过了好半天被瞪得浑身发毛的白狼终于忍不住发问道:

“……有什么事情吗?……公主殿下……”白狼语气小心翼翼地问道。

薰冷哼一声:“你还瞒了我多少东西?”

“啊?”白狼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八云,后者回以无辜的目光。没有得到结果的白狼回过头,却看见薰那张近在咫尺的俏脸,顿时被吓了一大跳险些当场跌倒在地,连着后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停下。

“我有妹妹吗?”薰冷冷地问道。

“啊?”白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回过味儿来之后立刻点了点头,“有啊……”

“叫什么?”

“雪原亚亚……”

“为什么之前没告诉我?”薰有些不讲道理地怒声喝问,明明应该先用这个问题质问流光才对……

哈啊?白狼呆愣愣地看着薰,过了一会儿冷汗渐渐从他的额头上渗了出来,白狼苦笑着擦了把头上的汗。

“公主殿下这不是知道了吗?还要*说什么啊……”

“如果不是八云告诉了我的话,恐怕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吧!”薰鼓起脸颊气呼呼地说道。

白狼再次愣了愣:

“不是……难道流光先生没有告诉公主殿下吗?”

说完就惊讶地看着薰。

薰别过头,撇了撇嘴:

“跟你有什么关系……”

“呼~~”白狼脸上露出大受打击的表情,但是薰完全没有任何歉意的神色。

“不跟我说说我妹妹的事情吗?”薰不满地冷哼一声,瞪着白狼说道。

白狼立时挺直身体:“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那就慢慢说……”薰说着转过身来,见到八云扔站着,便强拉着她一起坐下,然后好整以暇地看着白狼。

白狼连忙走上前来,一本正经地看着薰,问道:

“您真的不知道您的妹妹吗?”

“如果我知道的话,还要你说什么……”

“既然流光先生不在,那么就由我来说吧……”白狼清了清嗓子,但是却被薰打断。

“你说我爸爸不在……他去哪里了……”薰不满地问道,难怪今天一回来就没有看见他和洛呢,恐怕洛都跟着他跑掉了吧……

“这个……”白狼面露难色,“我哪里知道啊……流光先生又没有跟我说,只是让我照看好公主殿下您……”

真是的,出去也不跟我说一声……薰在心里抱怨着自己那个除魔师老爸。自己的女儿好几次碰到危险都是白狼先赶到,当父亲的却要么是姗姗来迟要么就是干脆不出现。

“开始说吧,关于我妹妹的事情,还有为什么要瞒着我……”想到自己那个不怎么靠谱的老爸,薰没好气地对白狼说道。

“亚亚公主是公主殿下您的双胞胎妹妹……”

“双胞胎?”薰显然大吃一惊,她回头看着八云,“是这样的吗?八云……”

“嗯……”八云眨巴着大眼睛,想了想,确认地点点头,“好像是那么回事,因为有些时候亚亚殿下的模样会变得和大公主殿下一模一样。”

“有时候?”薰不解地皱了皱眉,“为什么是有时候?”

八云一个劲儿地摇头:“我不知道,亚亚殿下也没有说过……”

“因为是双胞胎,所以亚亚公主以本体形态出现的时候和公主殿下是一模一样。因为妖力的差异,化形为人形的时候会有……一些……差异……”白狼说道“一些”的时候,不自觉地看了一眼薰的高高鼓起的%部,脸颊不由自主地动了动,似乎是想笑却强憋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你这么一说,既然我是狐妖,为什么没有变成过狐狸……”薰没有理会白狼的怪异表情,而是有些纳闷地问道,坐在她旁边的八云也附和着点头:

“是哦!亚亚殿下也从来没有变成过狐狸……”

“因为您和亚亚公主只有一半是妖怪的血统,本体都是半狐半人形态……”

薰怔了一怔:“难道……‘那个我’,就是我的妖怪本体吗?”

“没有错,虽然您是狐妖,但是本体并不是彻底的狐狸,所以自然不会变成完全意义上的狐狸了。”白狼专业地解释道。

“当初雪姬大人生下两位公主的时候,挑选出一位以人类的身份生活下去,这就是您。”白狼继续说道,“而亚亚公主则被作为雪姬大人的继承人留在了雪姬大人的身边,作为妖怪培养。”

“既然我的妹妹是妖怪之王的继任者,那你们怎么说我是将来的妖怪之王……”薰忽然看到了些许的希望。现在她之所以离平静安宁的生活越来越远,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她是未来的妖怪之王。不过,既然现在自己有一个妹妹的话……

可是,白狼却很不合时机地用一句话将薰的希望敲了个粉碎。

“因为您是长公主,既然恢复了妖怪的身份作为妖怪生活,那么第一继承权自然在您这里了,而亚亚公主的继承权则要下降一位了。”白狼一脸的理所当然。

希望瞬间破灭的薰异常怨念地瞪了白狼片刻。

“亚亚公主自从六岁开始的时候就离开了雪姬大人,一直到现在。整个雪原知道亚亚公主的不少,但是见过的却不多。在两年前,还是我负责保护亚亚公主呢。”白狼颇为感慨地说道。

“……那为什么你不干了……”薰撅起嘴,皱着眉说道,“如果你一直在我妹妹身边呆着不就好了,现在又跑到我这里来烦我……”

“那还用说,惹老板讨厌了呗……”一直满脸馋相地看向八云的喵呜出言讥讽白狼说道。

“……”白狼脸色一僵,露出了尴尬的神情来。

看到白狼的表情,薰顿时来了兴趣。

嘴角微微扬起些许弧度,薰压低了眸子:“你该不会是在我妹妹身边做了什么糗事,被踢出来了吧……”

“这怎么可能……”白狼回答得有些底气不足。

“真的吗?”薰揶揄地笑了起来。

“一看就知道**在说谎啦,看**的表情就知道不对!”喵呜笑嘻嘻地说道。

看着薰脸上的笑容,白狼忽然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

“咳咳……与其说这些,八云,你不说一下你为什么来这里吗?”白狼再次发挥他的“话题转移大法”。

但是薰很轻易地识破了白狼的心思。

“怎么?想转移话题吗?”被薰抱在怀里的喵呜笑嘻嘻地讥诮道。

白狼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瞪了一眼喵呜:“宠物安静!”

“不准吓唬喵呜!”薰紧了紧怀里的小黑猫喵呜,而喵呜则在薰的怀里对着白狼张牙舞爪,还很人性化地朝白狼扮鬼脸。

“你才是宠物咧!”

薰也见好就收,拍了拍喵呜的头让她安静了下来,自己也没有再继续出言调侃,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惊讶地看着他们的八云。

见到薰砍过来,八云连忙神情认真地说道:

“我来这里,是为了送信!”

“送信?我妹妹的吗?”薰很兴奋地问道。

“嗯!”认真地点了点头,八云拉开自己的衣领,从怀里取出一个被她小心翼翼保存着的粉红色信封,用双手捧着郑重地递给薰。

薰脸色一红,她连忙把在她怀里不停乱动的喵呜放在沙发上,将八云护在身后挡住白狼的视线,然后恶狠狠地朝白狼瞪了过去。重获自由的喵呜跳下沙发留恋地看了一眼美味的食物——八云,一溜烟地跑出了房间,临走在房间门口还朝白狼吐了吐舌头。

看到薰瞪了过来,白狼很识相地别开视线,薰这才松了一口气。接过八云双手奉上的信封,薰一边仔细将八云的衣服整理好,一边轻声责备:

“怎么能这么大意,这家伙是个色狼哦!”说着瞟了一眼白狼,说着她就有些激动地拆开了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粉红色信纸,只见上面用幼稚的字体写着一行字——姐姐大人,非常期待明天和您的会面。落款很简单,只有两个字:亚亚。

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都只有这寥寥数字,微微有些失望的薰看到那“明天”二字时,却又笑了起来。明天吗?明天妹妹回来这里?明天就能和妹妹见面了?

而白狼却脸色发苦,开始是笨**这是事实没错啦,但是他什么时候又成色狼了?

“绝对不能让这些雄性生物有任何可乘之机……”薰收起信,同时也收拾好激动的心情,对八云说道。不过,貌似她自己在不久之前还是以男生的身份生活来着。白狼听着薰的话头上也冒出一道道黑线来。

“没关系、没关系……”八云笑容满面地摆了摆手,“就算是被看到了也无所谓……”

“女孩子怎么可以那么随便。”薰生气地敲了敲八云的额头,说教道。

“所以说啦……”八云甜甜地笑着说道,一双仿佛红宝石般的眼睛晶莹闪烁,“我又不是女孩子,所以没关系啦。”

薰再次敲了敲八云的额头:“就算不是人类也不能……”

白狼嘴角抽动了一下。

“不是这个意思,八云根本就不是雌性……”

“啊……”薰的脑子一瞬间短路,看了看八云又看了看白狼,“不是……什么意思?”

“所以说啦,八云是男生哦!”八云说着脸上便露出略带羞怯的神情,可爱的脸上也升起了笑容。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yaboViP通道 玄幻yaboViP通道
短篇yaboViP通道
短篇yaboViP通道

姗姗爱美yaboViP通道网为大家提供最好看的短篇yaboViP通道,完结短篇yaboViP通道合集、短篇yaboViP通道排行榜,免费完本短篇yaboViP通道阅读、喜爱阅读的书友就来33aimei.comyaboViP通道网免费在线阅读体验吧!

查看更多>
玄幻yaboViP通道
玄幻yaboViP通道

姗姗爱美yaboViP通道网为大家提供最好看的玄幻yaboViP通道,完结玄幻yaboViP通道、玄幻yaboViP通道排行榜,免费完本玄幻yaboViP通道阅读、喜爱阅读的书友就来33aimei.comyaboViP通道网免费在线阅读体验吧!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姗姗爱美yaboViP通道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